主页 > 探索爱看 >很多人以为越南出现两个政权是近代的事,其实不然。越南长期陷于 >
2020-07-09 浏览量:903 点赞:719 收藏:862

很多人以为越南出现两个政权是近代的事,其实不然。越南长期陷于

当代人每提起越南,就会直觉地想到那个长期跟美国打仗的东南亚国家。长达十多年的战争,每天打开报纸和电视新闻都会看到越战的报导,然而时间过久,已让人忘记了它们为何开战。在冷战时期,越南这个共党国家和民主的美国打仗,自是脱不了意识形态冲突,很少人会去探究越南何以长期陷于战争泥淖中。

高夏以其历史学者的专业学识,对现代越南的历史进行了有系统的分析。他的写作方式跟一般通史的写法不同,他很少在本文中引经据典做为旁证,而是以说故事的方法将历史现象呈现,然后将该项历史事件做周围相关例证的叙述,让读者得以知悉相关的历史关联性。

面对此一庞大篇幅的历史书,如何阅读?兹分章导读如下。

第一章是从越南的古早历史写到十八世纪。此章有一特别论点值得提出来讨论,书中提到近代越南出现南北越战争,以致很多人会以为越南出现两个政权是近代的事。高夏说其实不然,打开越南史,可发现长期以来越南境内一再出现两到三个政权相互征战,而真正出现大一统的时间仅在黎利王朝初期以及阮福映王朝初期六十多年,其他时候,越南都有多个政权并立。该一观点是正确的,毕竟越南形成今天的S状,乃是经过长期征服异民族所形成,中部的占城、南部的宾童龙和柬埔寨领土,都一一被越族征服,然后越南内部再出现争夺统治权的不同政权。

关于法国为何入侵越南,作者举出如下原因:第一,传播天主教,不过作者说此一理由最微不足道。第二,拿破仑三世想打造一个跟英国一较长短的帝国,因受到西方列强在十九世纪中叶掀起的亚洲殖民热影响,欲在海外建立殖民地以取得原料和市场。第三,越南嗣德帝在一八五七年处决两名西班牙传教士,此前也处决和关押法国传教士,从而引发两国翌年进攻岘港。不过,这三个原因一样可套用到其他国家,作为入侵的解释,而无法较精準地说明为何法国要去入侵越南。笔者认为,天主教徒受迫害是法国入侵越南的主因。

本来法国并无意侵犯越南,法国曾在一八二六年遣使到越南要求通商及传教自由,遭越南拒绝。一八二九年,法国领事被迫驱逐返国。越南国王明命并在一八三二年五月公布禁教令,下令拘捕越南境内的外国传教士,将之送至顺化,命其将西方书籍译成越南文,目的不是在译书,而是为了不让他们到各地传教。他要求传教士放弃神职工作,教士不从,教堂和传教所就遭到破坏,教士受到凌虐。但教风仍炽,由是引发冲突。另外,明命王亦禁止法国商人在越南贸易。一八三三年,交趾支那的加格林神父遭逮捕,并被杀头。一八三五年,马昌德神父被判处一百下的鞭刑。

一八三六年,除了土伦港 (今岘港)外,禁止欧洲人进出越南的港口。对违反规定的外国传教士立即解送到顺化,予以监禁处分。一八三七年,柯内神父被判砍断手足。一八三八年,明命王遣使到法国,商讨法国传教事宜。法王路易菲律普拒绝接见该越南使节,越南使节被迫返国。明命王採取迫害天主教的政策,处死众传教士,包括杰出神职人员波瑞、狄尔加度主教。一八四○年,狄拉莫特神父死于监狱。一八四一年,明命王去世后,由绍治继位,压迫天主教的形势才稍缓。

由于越南仇视天主教及将所有传教士监禁在顺化,引起法国不满,遂决定派遣军舰救出这些传教士。一八四三年,法舰「女英雌号」开入沱瀼 (即土伦,今岘港),要求释放五名传教士。

一八四五年,法舰「阿尔米尼号」开进沱瀼,救出一名被判处死刑的法国主教。一八四七年,由拉皮埃尔 (De Lapierre)率领两艘法舰又至沱瀼,法舰砲轰港口,摧毁许多越南船只,要求越南放弃禁教令并允许人民有信教自由。一八四八年,嗣德帝 (一八四七至一八八三年)下令悬赏法国传教士人头。

一八五一年,嗣德帝又指控天主教徒阴谋推翻其位,下令将欧洲传教士投入海中或河中,越南传教士则砍为两半。该年将史崔福勒神父斩首,翌年将波恩那德神父斩首。一八五五年,下令所有信仰天主教的官员宣誓在一个月内放弃信仰,其他人则须在半年内放弃信仰;同时发布悬赏:每逮捕一名欧洲传教士给赏四百八十银元,每逮捕一名越南传教士给赏一百六十银元。英国商船同年进入沱瀼、平定要求通商,亦被拒绝。一八五六年七月二十日,特鲁神父被斩首,越南又开始屠杀传教士。该年法舰再度砲轰沱瀼港。一八五七年,西班牙主教狄亚兹被处死。该年法使蒙蒂尼赴顺化要求嗣德帝保证天主教徒的传教自由,允许法国在顺化设立法国商务代办处和法国领事馆,均遭拒绝。一八五八年一月,天主教徒占领一处村庄,并放火烧村,全村村民遭屠杀。此后法国便展开对越南的侵略。

从以上越南採取的排教措施可知,越南对于法国等西方国家的天主教採取过激手段,引发法国不满,进而採取武力行动,最后占领越南。

其次,当时法国控制在印度科罗曼德尔海岸的本地治理,从该处到中国路途遥远,中间需要一个靠港的加油站;在该航路上,新加坡已被英国占领,越南的沿岸港口因此成为法国觊觎的对象。

法国原先想占领的是岘港,但试过几次后发现该港越军守卫甚严,占领不易,遂转向南部越军兵力及守卫较弱的西贡。一八五九年,法军轻取西贡,没有遭到重大抵抗。越军随后出动一万兵力包围西贡,当地法军仅八百人,因有一八六○年英法联军后从中国退出的三千五百名法军转到西贡,才击溃越军。西贡遂成为法国前进中国的跳板。

作者在第四章主要讨论抵御法国殖民统治的抗法派,以及接受法国统治之改革派的想法和做法。抗法者有潘佩珠,潘佩珠后遭法国逮捕,软禁在其住家。另一位潘周桢则主张与法国合作推行共和、民主,结果因涉嫌谋画对法军下毒,而被关进昆仑岛,一九一一年被流放到法国。作者对于这些越南知识分子的描述相当生动。在后续章节中,可以看到作者不时回顾提及潘周桢的观点和故事,似乎对他情有独锺。

第五章讨论法国殖民越南无法推行共和体制的问题。法国跟欧洲其他殖民国家一样,对殖民地的观念、政策沿袭以前对非洲大陆土着的做法,将之当成奴隶,剥削劳动力及经济资源,缺乏教化提升土着之政策。一九四三年开罗会议上,美国总统罗斯福曾批评法国统治越南,使越南仍停留在野蛮状态,比不上美国对于菲律宾之殖民统治,给予菲人民主素养。因此罗斯福反对法国在战后重返印度支那,主张交由国际託管。相较而言,欧洲国家殖民东南亚之中,以法国对越南的统治最为差劲,法国只知道如何从越南榨取资源,却未给予越南人现代学校教育和提升民主素养。法国在越南仅设立一所印度支那大学,但开办第二年就因为学潮而关闭十年。在全越南仅设有三所中学,北中南各一所。法国只有在交趾支那设立议会,但参加的越南人很少,议会也仅是谘询功能,未有充分的立法权。

本章对于胡志明从事的左派革命运动,有相当多的篇幅介绍,比较可惜的是,对于右派的越南国民党则仅稍微提及阮海臣、阮祥三等人,对于他们的运动则鲜少介绍。尤其是在二战后不久,一九四六年三月越南民主共和国实施联合政府,这些右派政党都有参加,越南革命同盟会的阮海臣为国家副主席,张廷芝为社会部长,普律春为农业部长;越南国民党的阮祥三为外长,周伯凤为经济部长;武鸿卿为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在中国军队交防给法军陆续撤退之际,「越盟」军队乘机攻击越南革命同盟会及越南国民党的部队,革命同盟会的部队向广西撤退,有一部分窜入广西凭祥而经中国边防当局解除武装。至五月时,越南国民党已与「越盟」关係恶化,其领导人相继撤出河内,避至中、越边境,并寻求中国的军事援助。但中国政府对于越南国民党与「越盟」决裂,并未给予支持,反而劝其与「越盟」合作,参加政府,团结以达独立之目标。至于与胡志明不和的右派分子,在十一月举行国民议会第二次会议时,参加联合政府的阮海臣、阮祥三、武鸿卿等人因与越南共党无法相处而拒绝出席,离开越南,转赴中国。联合政府正式宣告瓦解。

高夏对于越南在该一阶段实施的联合政府给予高度的评价,他说靠着中国军队的保护伞,越南政府组成联合政府,右派和左派都能共存,反共产党的报纸和讽刺胡志明的漫画等都能刊登,这可能是越南史上最具有新闻自由的年代。的确,往后的越南,充满战争,及北越落入共党统治,已失去对自由民主的辨识能力。不过,儘管如此,南越共和国时期,虽然政治混乱、充满宗教斗争之氛围,却有着新闻自由,从一九五五到一九七五年,南越政府企图恢复儒家社会和文化,以及接受西化的同时,在崎岖路上颠簸前进,最后却遭到北越摧毁。

高夏提到二战结束后,中华民国军队在北纬十六度以北接受日军投降一事,反而有助于胡志明的越南民主共和国的生存,因为蒋介石承认该一政府的存在,决定不推翻胡志明的政府,胡志明才可以直到一九四六年十二月以前充实国力、动员人民,免受法国立即的干预和摧毁。这也是持平之论,在那短暂的联合政府时期,受到中国蒋介石支持的右派,在联合政府中享有一席之地,无奈当中国军队撤出越北后,越南右派亦同时遭到清洗,而逃至中国避难。

作者在第十二章处理战争文化及文学的表现,这是诸多写越南史的人很少处理的议题。作者对于几位作家和音乐家的介绍,铺陈越战对于当时人们情感的冲击。作者强调印刷、媒体、网路等的出现,刺激越南文化的改变。由于共党强调集体主义,而作者认为在新文化革命下,会出现个人主义,有了个人主义,就有机会出现民主自由。作者在结论中亦是以此做为对越南未来发展的期许。

作者在第十四章讨论西元前南岛语族到达越南的历史,该文承袭以前人类学学者贝尔伍德 (Peter Bellwood)的说法,认为台湾是南岛语族的发源地,从台湾发展到东南亚。又说南岛语族约于西元一千年以前在今日越南中部登陆,这些人类学的论点跟历史学的证据主义差距较大。高夏也讨论了越南北部和南部住在高地的少数民族问题,大部分有关越南史的书中甚少处理此一领域,因此也成为这本书的特色。

最后在结论中,高夏探讨越南若干共和主义主张之案例,对于未来越南朝向民主化发展有所期许。在现代传播科技发达之情况下,尤其人民财富日益增长,其追求政治开放将成为一股难以阻挡的潮流。

综而论之,作者对于现代越南的历史和文化有相当深入的了解,方能从全面的角度重新解析越南现代史的特徵,此为本书值得讚许之优点。


〉,立即前往试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